<menuitem id="rxhzv"><track id="rxhzv"><menuitem id="rxhzv"></menuitem></track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sub id="rxhzv"></sub>

            中国文明网总站 | 湖南文明网 | 长沙 株洲 岳阳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   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      常德文明网
            首  页 文明创建 文明播报 深度评论 领导活动 视  频 道德讲堂 专题专刊 公示公告 聚  焦 志愿服务 区县动态 我们的节日 ?#35745;?#26032;闻 文  化 未成年人 图说文明 择善而从
      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宣传动态
            写出对艺术和社会负责的“大诗”
            发表时间:2019-02-19  来源:常德文明网  字体:[][][]  [打印] [关闭]

              诗歌进入新时代,“讲品位、讲格调”诗人感到没问题,因为谁都不愿意别人说自己的诗歌品位低格调低,可是一说到“讲责任”问题就来了,一些诗人认为,诗就是诗,不必承担什么社会历史责任,任何诗以外的增加都使得诗不“纯?#20445;?#22312;艺术评价上,认为只要是表现社会历史就觉得品位低下,一提到政?#38382;?#24773;诗,就认为是“时代的号筒?#20445;?#26159;为某个集体或组织代言,许多人一看题目便扔一边了。 

              “大诗”与“纯诗” 

              海子说:“诗有两种:纯诗(小诗)和唯一的真诗(大诗)。”在他心目中,只?#23567;?#22823;诗”才是真正的诗歌。那么什么是“大诗?#20445;?各人的追求不同,理解也就不同,同时还涉及“大我”与“小我”“公共性”与“个人化?#38381;?#20123;自诗歌诞生起就一?#26412;?#32544;不休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陈仲义在《个人化与公共性》中说,公共性常常把写作责任与伦理放在首位。尤其在极端时期,诗歌自觉承担时代的道德律令、工具使命,实施诗歌最大的应用性敞开;个人化则要求更多是心灵化的诗意传递,关注自我心灵的秘密颤动,通过独特的个人语法、个人词汇表构建个人化世界,纯粹与形式成为自足性的主要目标。他认为,在理想的层面上,达成诗歌写作自转与公转的平衡是最好不过了,但是也没有必要强求一律。某些倾斜、偏狭也有它的合理性。

              每个人都有个人空间,但只要是社会人,就生活在公共空间里。即便没有碰到极端的情况,也必须有公共意识,比如说车上不大声喧哗,不随便吐?#25285;?#19981;乱扔垃圾,“大诗”人肯定不可能在这种漠不关心“纯诗”的人中产生,而是在那些用个人的心灵感知和关注全车人命运的诗人中产生。我心目中的“大诗?#20445;?#19968;是“大诗”一定是大格局,关注的不仅仅是个人空间,同时关注公共空间,关注的不仅仅是个人命运,同时关注人类命运,且?#20889;?#30340;境界,大的胸?#24120;写?#29233;,?#20889;?#33021;;二是“大诗”一定写了大的东西,可以是大事件、大主题,也可以是爱情、战争、家族、青春等文学母题,像《长征》《2008,汶川大地震》一看就是大东西;三是“大诗”一定是大气的语言,?#27604;?#23427;不一定使用很大的词汇,而是经过诗性组?#29616;?#21518;呈现出一种高端飞拔的气质,营造出一种气场,带来的是一种震?#25215;?#26524;,而不是靡靡之音,不是技术性形容词的堆砌;四是“大诗”一定?#20889;?#32467;构,要开阖有度,兼具创新性,整体上鼓胀着一种气势或气魄,而不是畏畏缩缩,小巧玲珑。

              “大诗”与责任 

              当下诗人同时面对两种责难:一种指责诗人不直接对社会历史负责,一种则指责诗人不搞“纯粹艺术”。?#27604;唬?#30495;正的诗人不会长久困扰于“是历史承担还是艺术迷醉??#38381;?#20010;二元对立的假问题,完全可以写出对艺术和社会同时负责的“大诗”。

              美国“新批评派”理论家艾伦·退特在论文《诗人对谁负责?》中指出,“硬要诗人自认是社会秩序的立法者,这其实是要诗人丢开诗人的确切责任。诗人的责任本来很简单,那就是?#20174;?#20154;类经验的真?#25285;?#32780;不是说明人类的经验应该成为什么。任何时代,概莫能外。诗人对谁负责呢?他对他的良心负责,‘良心’一词,取它在法文中的含义:知识与判断的呼应行动。诗人的良心早就知道,在鉴别诗人是否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诗人的时候,有一个非常严格、传统的标准。无论怎样严峻的危机,都不应该被利用来使我们改变诗人与他周围的恒定现实的关系。所以,诗人对社会所负的责任绝不是按社会思潮或社会需要去编诗。诗人对什么负责呢?他只对他作为一个诗人应?#26412;?#22791;的德行负责,对他的特别的艺术风骨负责;他的责?#38382;?#31934;美地掌握他的话语,而且,这?#21482;?#35821;不会减损他的意识所传达给他的关于现实经验的全部真实性”。这话说得既实事求是?#24535;?#24425;,对现代诗的本体和功能有着双重关注,在坚持诗歌独异的艺术魅力和特殊的揭示生存/生命的功能上,取得了平衡。

              首先,诗人要对艺术风骨负责,因为他的历史承担也同时是诗艺的承担,他的迷醉也包含着?#23731;分?#35799;与思的迷醉。正如叶芝所言,“谁能将舞蹈和舞者分开?”诗有诗的劲道,即便是承载历史文化,也必须是诗意的承载。可诗歌现实中,尤其是宏大社会题材的写作中,它们以夸饰的宏伟激情,试图对称于题材的宏大,但多数给人以大而空泛的感受。这里,诗歌应有的心灵内凝的劲道,被巨大的“激情?#38381;?#21457;掉了,其结果是诗人留下的既不是史,也不是诗,只是一个勉力呼喊的诗人形象。尤其是一些大型晚会的诗歌朗诵,毫无诗意,与其说是诗歌朗诵,不如说是煽情的讲述,这就没有对艺术负责。

              同时,诗要对社会历史负责。这里的负责不是要成为“权威发布者”或者“代言人?#20445;?#20063;不是要诗变成个人的私密日记,而是要?#37038;?#31038;会历史的检验。这与要求一个诗人承担“天下大任”不同。尤其是在“大事件”诗歌写作中,不去?#35789;?#26032;闻,不在表达公共事件时被叙事、细节所裹挟,而是要表达诗性体验,真实地表达内在经验,于诚朴中求真味,于直接中求隐奥。我们完全可以在诗与思的统一标准下写出?#25172;斜?#28385;的社会生存和历史命名力量,又有很高艺术价值的作品。

              “大诗”与大众化 

              个人认为,诗的大众化,是以是”诗”为前提的大众化。不是“要使人听得懂,最好能够歌唱?#20445;?#26356;不是明白如话、一览无余的通俗化。

              ?#30830;?#35799;歌(或探索诗)是小众化的。这种诗歌超越当时大众语言水平和心灵?#37038;?#27700;平,不断变化和创新修辞,甚至对传统语言?#22270;?#24039;进行颠覆与粉碎,且只有少数人才能解读其情感力量。?#30830;?#35799;歌一方面给日常诗歌不断披荆?#37117;?#24320;路,另一方面又不断为日常诗歌提供新的词汇。?#30830;?#35799;人不断地在?#36824;?#19978;咬八个眼九个眼后再将之摔成泥浆。 同时许多诗又很快为大众所抛弃,如同T台时装秀只能是少数人的表演,一般要5-10年才为大众?#37038;埽?#38500;留下某些元素,大部分将被残酷地淘汰,?#30830;?#35799;歌对诗人的要求为最高与最低两个极端。要求最高的是?#30830;?#35799;人必须具有?#21028;?#35799;人必备的所有?#20998;?#21644;天?#24120;?#35201;求最低的是那些只有勇敢精神而缺乏必?#24863;?#20859;与控制力的“初生牛犊”也往往冲锋陷阵于这支队伍中。所以,诗歌永远是年长者向年轻人学习的艺术。

              日常诗歌是“中众化”的。这些诗歌契合当时大众语言水平和心灵?#37038;?#27700;平, 直白地说,就是大多数知识分子都能够读懂的诗歌, 经典作品往往从中产生。“大诗?#26412;?#31649;契合当时大众语言水平和心灵?#37038;?#27700;平,但由于它是交响乐,大多数人静不下心来读,本来中众化的诗歌也变成小众化的了。

              诗歌传播或诗教是大众化的。这就是诗歌大众化的要义,也是诗歌的问题所在。现在大家觉得诗读不懂,首先是诗?#22530;揮写?#20247;化。翻一翻对青少年进行诗教的中学语文课本,?#32431;?#20854;中的当代诗歌,12册中,在初中语文第三册才出现余光中和席慕蓉的两首?#26029;?#24833;》,在高中语文第三册(试验修订本)才有舒婷的《祖国啊,我亲爱的祖国》、梁小斌的《我热爱秋天的风光》、韩东的《山民》、海子的《面朝大海,?#21495;?#33457;开》。从幼儿?#21834;?#40517;、鹅、鹅”开始,差不多读了15年诗歌,才?#25353;号?#33457;开”一次。阅读落后诗歌如此之远,怎么可能大众化?现在网络诗歌很活?#33606;?#20110;是提出要重视网络诗歌写作,笔者认为,这种提法有问题,应该是重视?#21028;?#35799;歌的网络传播,而不是网络诗歌写作。

              ?#27604;?#20256;播过程中涉及诗歌批评问题。个人认为,诗歌批评一是要检测出诗歌中的营养成分,二是要引导大众趣味,三是要真诚地细读文本。最后要说的是,诗歌要有自信。诗人个人都很自?#29275;?#20294;诗坛不自?#29275;?#26435;威话语不自信。小说有40年40部,诗歌就确定不出40部来,如果我们连肯定什么作品都不能做,那么势必结束不了诗坛混乱的?#32622;妗?#21482;有旗?#21335;?#26126;地肯定一批导向性文本,加大传播力度,诗歌才能真正大众化,才能使诗人写出?#21462;?#29980;美”又“有用?#20445;?#26082;对艺术负责,又对社会历史负责的“大诗”。(常德?#24418;?#24120;委、?#24418;?#23459;传部部长 胡丘陵)

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曾楚乔
               ※相关新闻※
            2011 — 2013 版权所有:中共常德?#24418;?#23459;传部   常德市文明办   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
            主 办:中共常德?#24418;?#23459;传部   常德市文明办   承 办:中共常德?#24418;?#23459;传部   常德市文明办 电 话:0736—7786168
            地 址:常德市建设东路88号     E-mail:
            技术支持:中国常德政府门户网站   建议IE5.5,1024×768以上分辨?#36755;?#35272;本网站常德政府网 常德新闻网
           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查询
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rxhzv"><track id="rxhzv"><menuitem id="rxhzv"></menuitem></track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rxhzv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rxhzv"><track id="rxhzv"><menuitem id="rxhzv"></menuitem></track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rxhzv"></sub>